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最快更新离婚向左再婚向右最新章节!

    “她回去之后要升职是吗?”纪母手里端着杯子,侧脸看着窗外,先夫真的为她的世界打开了另一扇的大门,她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自己站在这样的房子里风轻云淡的看着窗外。

    对于李时钰她是关心的,只要纪以律喜欢一天,她就会关心一天。

    纪极的神色有些复杂,站在道理上,李时钰回来就是要升职的,可处在私人的角度,他怕膨化了这个女人的野心。

    李时钰进公司是什么样子,现在是什么样子他非常清楚,自信会推动一个人更加向上,所以现在几乎无论是在总公司还是分公司她一样的有地位,没有人会说她一句坏话,这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

    如果一个人的身上存在着某种缺点能被人掌握住的,这样的人反倒是很好用。

    “我打算压一压。”纪极说了实话。

    一旦李时钰的地位水涨船高,他现在不得不得防备,真的就算是两个人结婚了,他的弟弟处于弱的位置,以律就是个孩子,心性还没有成熟,李时钰却是个成熟的女人,有手腕有野心的女人。

    从她做的事情上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的品性,当时她妈那样的闹腾,她竟然没有从公司离职,这点很是叫人耐人寻味,纪极觉得女人感情用事是能被理解的,自己派她去分公司,她没有问过,是不是看在以律的面子上,就这样的去了,难道她不清楚她回来之后面对的就是要升职吗?

    怎么可以这样的坦然?

    要么她天生就是这样的人,要么她现在在理所应当的享受以律所带来的蝴蝶效应。

    前者后者他都没有质疑的权力,把她压在自己的手心里,时不时的打压一下,叫她明白,到底是谁在说了算。

    他弟弟活着一天,他就必须保证以律的生活。

    纪母已经猜出来大儿子的心思,她的两个儿子截然不同,大的这个心思很深,小的那个完全就没有心思。

    “我知道你心里想的,纪极啊,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不能亏了人家姑娘,原本就是配不上的,说一千道一万,毕竟以律的身体不是好的,做出来牺牲的人是李时钰,只能加倍的对她去好。

    “妈,我会合理安排的,你不要担心,位置会留给她的,她回来之后也会升她的职位,这点你不需要担心,更加不用和以律说。”

    空气中似乎极凉,纪极的脸色逐渐变暗。

    纪母收了线,她还在等,等待着最后时间的来临,李时钰的母亲一旦闹起来,她想不会太快结束的。

    *

    陈文媛看着自己的手机,她才刷过微博,看见纪以律的微博上面更新了,放了一张他和李时钰的合照,李时钰的面部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她微微仰着脸,看着空气出奇。

    “想什么呢?”

    同事狠狠推了陈文媛一下,这人上班发什么待呢?

    陈文媛回过神,将窗口关掉,看着同事却自顾自的说着:“给你看样东西……”

    陈文媛将照片都存了起来,递给同事一看。

    “你看这两个人像吗?”

    同事抓过来手机,放大屏幕:“是姐弟呀?男的长得真是不错,看看人家孩子怎么长的,绝对不输明星……”现在的电视剧看来看去就那么几个人,看的她觉得腻烦,为什么就不能多挖掘几个人出来演呢?这个台是这个明星,那个台还是,观众已经造成审美疲劳了,这样的男孩子多挖掘几个,哪怕就不会演戏,扔在屏幕上光是脸蛋就能迷死一群女粉丝。

    这年头还要什么真功夫,有脸能刷卡就成。

    “如果是情侣呢?”陈文媛道。

    “疯了吧,除非这男的眼睛瞎,这女的一看就比他年纪大,看样子还不是两三岁……”女的看着绝对很大的,但是这女的看着像是有钱人,男的被包了?要是从事特殊行业的人,她倒是能理解了。

    陈文媛取回手机,挑高一侧的眉头,是啊,看样子差的不只是三四岁。

    那一次在商场她观察,那个男孩子有成年了吗?

    陈文媛觉得如果自己能找到那个男孩子的妈妈,她一定会让那个孩子的妈妈出面,有人正在不要脸的勾引你儿子,可惜的很,这个男孩儿的微博上没有一点的家里信息,关注的人就只有李时钰一个。

    下了班她依旧还在想着这件事情,回去的路上,司机不知道怎么开车的,她一个没有抓稳,竟然摔了出去,有好心人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

    “扶好了……”司机生硬的回头喊了一句,怎么上车不扶扶手呢,你当这是你自己的私人车呢?

    看见这样的乘客司机就来火气,年轻的人摔了还好,自己爬起来就是了,就当长了一个教训,要是老人摔了,就没完没了的磨嘴皮子。

    陈文媛站了起来,膝盖的位置卡的好痛。

    “谢谢。”对着身旁的人笑了笑。

    鬼使神差的到了以前叶静和李时钰住的地方,陈文媛不认得方歌的家,听叶静说过就住在附近,但是附近哪里她不清楚,走了几圈,外面的空气很冷,今天晚上局部降温,马路上的人都很少。

    陈文媛上了楼,慢吞吞的爬到楼上去,好半响看着楼下,认真的听着四周的动静,确定没有声响,自己打开自己的包。

    里面是她打印出来的照片,上面还带着纪以律微博的账号地址,她贴在门上,转身快速就离开了。

    卢嘉丽下班的早,她在房间里做饭,方兆南应该是这个点下班的,可惜今天路上堵车,有点不顺当,堵在路上还没有到家呢,反倒是咪咪有些感冒,和老师请假提前回了家,雪地棉踩在台阶上。

    咪咪更喜欢现在住的房子,因为装修很新,小孩子都喜欢新的嘛。

    脑子有点疼,浑身都觉得酸痛。

    爬到楼上,一看自己家的门板上贴着几张纸,咪咪都没信,这是她姐?

    时钰姐?

    咪咪拍着大门,方歌听见声音,还以为是方兆南,哪里能想到竟然是她,推开门还一愣。

    “这个点,你怎么回来了?”

    女儿应该再有两个小时才能回来的,什么情况?

    “妈,我姐有对象了吗?”咪咪拿着手里的纸递给卢嘉丽,上面的男的是谁?

    简直帅呆了。

    她是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得,觉得能找到这样的男朋友简直就是太帅了,正是梦幻的年纪,巴不得自己也能找到个这样的男朋友,双眼冒着星星。

    卢嘉丽从女儿的手中接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就变了。“你个小屁孩儿瞎看什么,你爸回来你不能乱说知道吗?”卢嘉丽嘱咐女儿。

    咪咪的脸上都开花了,没有这样的男朋友,有个这样的姐夫也是极好的,带出去多有面子。

    “妈,真是我姐的对象吗?”

    “闭嘴,回房间写作业去,去去去。”卢嘉丽猜着到底是谁把这样的东西贴在门上了?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会是谁。

    卢嘉丽觉得有点担心,这人怎么知道这里是李时钰的家呢?

    目的何在?

    方兆南回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咪咪手里拿着手机,不告诉她,她也知道了,咪咪这孩子心眼可多了,拿下来的时候直接就拍了照片,照片上不是有网址嘛,直接输入进去,里面都是她姐的照片。

    咪咪都不知道她姐有这么好看的时候,那个男的,怎么说呢?不会是哪里的明星吧?

    咪咪像是看八卦一样的看着,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因为她姐长得不出色,怎么想都不像是真的。

    “吃饭还玩手机,还怪你成绩不好。”

    卢嘉丽训了女儿一句,今天班级里小考又考砸锅了,一共四道题一百分,拿了二十五分回来,一道题是有些马虎,剩下则就是不会了。

    卢嘉丽为了女儿都操老心了,你补课也没少补,该花钱的地方也没少花,你说买论语我就给你买,你说买四大名著,她跑到新华书店去给买的,要什么给买什么,怎么就回报她这样的成绩?

    “班里一共才多少个人?你这样可那不行啊,得往前面赶赶……”

    “行啦,能考点分数就行了,我们俩头脑都这样呢……”方兆南往闺女的碗里夹了一块木耳,父母天生都不聪明,要求孩子什么,那现在的孩子活的多辛苦,看看书包就知道了,至少能有二十斤。

    “我管女儿的时候你就别说话了。”卢嘉丽觉得泄气,我管你还插嘴,这样我以后怎么样去管?

    方兆南的筷子动动,意思你管你管,我不说话了就是了。

    “今天下来了调查卷……”咪咪说着,每个月都会有一次例行的调查,问学校有没有给学生们补课,问学校有没有收取考试的试卷费用。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方兆南扒着碗里的饭。

    咪咪摊手:“还能怎么样回答,当然说没有了,不然还想混了嘛。”

    卢嘉丽往孩子的碗里夹着鱼肉,李时钰脑子从小就转的特别的快,待人接物上面不行,可成绩一直很好,问方歌,方歌就说这孩子从小喜欢吃鱼,那卢嘉丽也没少给女儿做鱼,几乎每天的桌子上都有鱼,怕孩子吃腻了,各种各样的鱼换着给吃,你以为现在的鱼价格就便宜了?要么就说 当家长当的和奴隶似的。

    累死累活的就希望她能考出来好的成绩看看。

    “就这种教育方式还能好?”

    方兆南撇着嘴,从小就教着撒谎,是啊,他也不能跑出去和老师和学校叫嚣。

    “你别瞎说话。”卢嘉丽狠瞪方兆南一眼,这人嘴巴就是大,真的说错话了,孩子以后怎么办。

    咪咪突然想起来什么,抓着电话给同学打了过去,和她每天一起走去学校的同事是班级里第二名的,两个人关系很好。

    “老师今天留什么作业来的?”

    卢嘉丽就上火,连怎么留的作业你都记不得了?你是个学生,你还能干些什么?但是现在不能张嘴去说,说完那肯定会生气的,成绩没见长,倒是脾气涨了不老少。

    同学慢悠悠的说着,咪咪吃了两口就不吃了,不爱吃,觉得没有胃口。

    她房间里有很多的零食,你看卢嘉丽觉得吃这些东西不好,但还是控制不住的去给女儿买,别人家的孩子都吃,自己女儿吃不上,孩子的心里就会有一个落差,这么大的孩子哪里懂得不吃是对身体好之类的,咪咪喜欢零食胜于饭菜。

    前几天逛超市让她妈买的巧克力,撕开袋子,一口跟着一口的,写卷子呢第一道就不会,又给同学打过去电话。

    “背面第一道大题你做了没?怎么做的?”

    同学慢慢的给她讲着,咪咪哦哦的听着,说一会儿自己做出来在给她去电话,看看自己会不会做,已经听过一次了,抓着笔,结果去做,觉得又不对劲,又给忘记了,还是不会,又打电话。

    “我得进去说她……”卢嘉丽都要气死了,就这电话打多少次了?

    方兆南压着卢嘉丽的手:“可得了,孩子愿意怎么学就怎么学吧,够努力了,排名十五这不是挺好的。”

    方兆南满足了,班级里十五名至少没有到后面去,一个班五十多名学生呢,至少也是中上对不对。

    “你就惯着她吧,写作业听音乐,写个作业就开着电脑,不会就上网去查,考试的时候让你听音乐?考试的时候给你准备电脑?”孩子的这些就都是毛病,现在还不抓,什么时候去抓?

    方兆南很是随性,能考上咱们就考,考不上将来也饿不死,那爸爸妈妈没有太大的本事,你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只要你不埋怨爸爸妈妈,那他们也不会埋怨她学习成绩不好。

    卢嘉丽跟着这孩子上老火了,方歌为什么把这个房子给他们?还不是为了孩子的学校,住在这里能上一个好学校,今年就特别的严格,是教委分班,不只是登记一下就算,要拿着房票户口本还有各种水电费的票据,根据这些才去划线孩子到底上那个初中,当时在教委卢嘉丽和方歌就跟人干起来了,因为要把咪咪给划到旁边的学校去,两个学校共用一个大门,虽然在一起,但是教学质量差了很多,一个赫赫有名,一个谁听见都知道就是个混的学校,当时就要把咪咪分到混的学校去,因为水费之类的单据上面写的并不是方兆南和卢嘉丽的名字,方歌跟着卢嘉丽去的教委,是方歌去找了多少次,她就是一个态度,我们家该有的手续都有,如果你不把孩子分到好学校,我就天天来闹。

    有的家长有些脾气软的,今年卡的很严格,人家说推到旁边的学校去了,家长上火,但是不敢闹,最后也只能这样分了。

    方歌那是老办公室坐下来的,知道该怎么样的去和别人沟通交流,该硬就硬该软就软,软的不行那就得来硬的,玩横的,我所有手续都在,你就不能这样办这件事情,最后到底还是分好学校来了。

    卢嘉丽叹口气:“我没指望她和时钰一样,但是也别和盛月似的……”

    盛月那说的好听出国念书,其实不就是担心考不上,走的捷径,卢嘉丽就希望咪咪能向着李时钰的方向靠拢靠拢,不学十成十,咱们学个两三层也是可以的。

    “吃你的饭吧……”

    这话要是叫二姐听见了,肯定会翻脸的。

    按道理来说,老方家就这么三个孩子,其实条件都可以,方兆南和卢嘉丽条件最次,但是也是双人工资,方兆南是机关单位不像是李国伟似的,固定的工资也就是待遇比较好,混成老油条了,办事儿什么的还好办,找个人什么的都同意,但是发不了财,卢嘉丽也是一样,方瑾家呢,有钱的很,到底有多少钱,这方兆南也不清楚,他二姐回来从来不说钱的事儿,姐夫到底赚了多少,没人知道。

    陈文媛就想着,这一家会不会有所反应呢?

    没敢和叶静去说,毕竟这样的事儿会显得自己人品有些问题,陈文媛第二天又去了卢嘉丽的家,其实卢爱芬是说过的,李时钰原来的房子给卢嘉丽了,陈文媛就给忘记了,没记住,心里每分每秒都在盼着,如果李时钰她妈看见了,会有什么反应?

    养出来一个这样的女儿,不会觉得自豪的吧?

    陈文媛听着楼下没有动静,自己趴在门板上认真的听,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声音,防盗门太厚重了,根本什么都听不见。

    再一次的将东西贴了上次,第一次是咪咪给拿了下来,这次运气就没那么好了。

    方兆南下班,从楼下爬上来,到了楼上看着自己家门上好像有东西,这楼里是经常会贴一些小广告之类的,这都是过去的旧楼了,也没有什么物业,一年到头交60块钱的清理费,也没有人给你打扫楼上,外面意思意思的扫两下就是了。

    方兆南都打开门准备进去了,然后觉得不对,李时钰啊。

    他外甥女。

    那上面的人是李时钰没有错。

    一开始为什么会认错?纪以律的手机拍照找了角度,然后又是挑出来的,和李时钰平常的样子有点不太像,加上方兆南对自己外甥女的印象还停留在过去的那个阶段上呢,方兆南将东西从门上扯了下来,沉着脸进了屋子里。

    “怎么开门又跑出去了?”卢嘉丽手里拿着勺子,听见锅子里有动静,赶紧又跑了进去,方兆南在门口换鞋,这是谁贴的?

    第一个想法就是叶静家,除了这家人没有人会这么无聊,但是他们家怎么会拍到李时钰的照片呢?

    时钰和他们不可能存在联系。

    方兆南哪里玩微博,哪里知道这些东西,就把姓叶的给排除了。

    卢嘉丽关掉火,这锅是刚刚方歌给送过来的,苏泊尔的火红点不粘锅,五百多的价格,方歌自己家买了一个,给弟妹带了一个,知道方兆南喜欢吃鱼,平时的锅子总粘锅,卢嘉丽晚上就试了试还别说,真的不沾。

    “门上的东西是谁贴的?”方兆南问。

    卢嘉丽一看,差点脏话就冒了出去,到底是谁啊?

    谁这么无聊?

    方兆南看着卢嘉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自己姐上次检查身体,卢嘉丽就说了一些是是而非的话。

    他们是两口子,中间哪里会有秘密,卢嘉丽就全部都说了,说自己撞上了。

    “她不让我说……”

    方兆南黑着脸训斥卢嘉丽:“你就糊涂,她说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你傻啊,她让你死你怎么不去死呢?”

    方兆南压根没料到竟然是那小子,谁都能行,那个不行。

    毛都没长齐呢,那样的身体,这就是个病秧子,时钰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行,我得给她打个电话,她妈要是看见了能气死……”

    他姐就这么一个闺女,原本就折叶静的手里了,因为叶静是卢嘉丽介绍的,你知道方兆南心里多不好受,他也想让外甥女幸幸福福的,谁能料到就是这样的人品,结果这次的事情又把卢嘉丽给牵扯进去了。

    “你别打?……”

    卢嘉丽拽着方兆南的手,你打了能起什么作用?

    “你说是谁贴的?”

    卢嘉丽就分析:“这事儿有点怪,透着点邪门,你说那家的态度肯定是愿意的……”

    “废话,我们好好的孩子,他们家的那是人吗?”动不动就躺下了,一身的毛病,跟玻璃人似的,伸出手推一下,也许就碎了。

    “你别插话,他家肯定不能做,那谁做的?叶静和陈文媛也不见得就知道……”

    这点方兆南的想法和卢嘉丽相同,叶静家是总打听李时钰,可见是不知道李时钰生活的近况的。

    “现在就只能先别让姐看见了……”

    陈文媛晚上套着叶静的话,问叶静李时钰家住在哪里,没有直接说,而是拐了几个圈,叶静有些迷迷糊糊的,随口说了出来,翻个身接着睡去了,陈文媛的眼睛动了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离婚向左再婚向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乐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简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思并收藏离婚向左再婚向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