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最快更新离婚向左再婚向右最新章节!

    “住我丈母娘家呀。”

    “你们看中哪里的房子了,有看好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给你们挑了。”弄到最后竟然没有给房子住,想当初话是说的漂亮看着她儿子结婚什么都没用男方来拿,就后面这几手,不叫自己疑惑才怪呢,现在也是懒得说这些,娶都娶了,现在还怀孕呢,能说什么有用。

    “妈你要给我们买房子呀。”以律也就问问,他没指望,买了也不会去住,他老婆的自尊很强,他知道所以不能去,亲妈给买的也不行。

    “嗯。”

    “妈你心里就一定认为她在从我的手里划拉钱是吧。”

    纪母是这样想,但是不会当着儿子这样的说,想和说是两码事,说了就伤感情,放在心里,外人也不能掏出去。

    “我们俩不去住,房子也不是卖了就是改成工作室了,以后还是我们俩的家,现在住在我老丈人家里挺好的,早中晚三顿饭都不用我们来操心。”

    纪母是劝了,她真不是为了李时钰,但自己儿子没吃过苦。

    方歌的那个房子她虽然没去过,但是她有听到儿子说,才八十多平的面积,过去是没有电梯没有太多的公摊,就算是八十平的使用面积纪母也觉得小,纪以律自己的房间就差不多占了那么多的平数,人和人就不同,别人能和丈母娘老丈人挤在一起住,她儿子不行,再不满意,这个钱她掏。

    奈何以律就是不干。

    你给我买个皇宫我也不去住,她住在哪里,我就住在哪里。

    水果店的生意是赚的,但是服装店真的是赔,两相权衡几乎水果店赚的钱都投入到服装店里了,李时钰现在手里特别的紧,多一点闲钱都没有,可能就连五万块钱她都拿不出来,就是这么惨。

    方歌这火上的,卢嘉丽回去能不说嘛,好好的做水果,都蹚出来路子了,卖的也挺好的,好不容易做出来成绩,够养家活口用的这样就挺好的,可李时钰就偏偏要往外发展,卢嘉丽也都是听方歌讲的,就算是和自己婆婆借钱那到底也是借的,还借了那么多,这不是发傻吗?

    做生意哪里这里做一脚其他的地方搀一脚的,就没这样做生意的,不赔钱才怪呢。

    赚的还不够赔的,她不是可怜自己的那份工作,不要就不要了,没什么后悔的,就是觉得时钰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过去没显得这样大的野心啊,怎么就是有点不满足呢?

    卢嘉丽去看婆婆,就和方姥姥说了。

    “现在那赔的,她一批货几十万堆在里面,这还是保本,现在连个本都没出来,水果店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现在也折腾的要够呛了,好好的家里非要改成工作室,我姐真是宠孩子。”

    过去这话从来没在卢嘉丽的嘴里说出来过,母亲对孩子好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可现在赔成这样,方歌就没在她面前念叨过,卢嘉丽知道方歌是肯定上火,上火也不说李时钰,就硬挺着。

    方姥姥点头:“几十万啊。”

    也没用自己的钱,赔就赔了被,再说孩子想做,她自己有想法,你们拦得住吗?从来就不是不考虑后果的人,做生意就是这样的,赔赔就赚了,不是还有一份赚钱的,没叫你都赔,这说明老天在考验你呢,挺住了也就挺住了,挺不住那就是彻底赔了。

    卢嘉丽说的这个几十万还是保守的估计,现在货堆在楼上卖不出去,是前一阵卖的不错,问题就几件的走量有什么用?投进去多少钱?

    李时钰照样忙自己的,方歌是打落了牙齿自己就是不说李时钰,生活费李时钰现在不给了,手里确实紧张,和自己爸妈都说了,等生意回缓一点的。

    以律笑眯眯的看着电视,方歌就想叹气。

    你老婆把家都要赔光了,你也不说句话?还有心思看电视剧呢?

    纪以律就说新版的武则天多好看,都是美女,看完各种想喷鼻血的冲动,他不看电视他能做什么?闲着也是闲着,没有事情可做,还不如缓解缓解气氛呢。

    方歌看着以律就觉得蛋疼,有时候男人不硬气也是够你喝一壶的,老婆炸翻天这个就负责笑,赔钱赚钱都和他无关,反正不是他的钱嘛,这样想也对。

    “我和你爸以前就说不要你们给的生活费,你是我生我养的,我不差你那两个钱。”

    家里的开销全部都是方歌花,李国伟那是真的很能赚,以前自己攒点私房钱现在女儿经济出困难了,肯定是有多少掏多少的,全部都贴女儿的身上,私下每个月也是往李时钰的手里搭钱,她是真的用钱,没有办法推。

    李国伟和方歌的工资加在一起都花的光溜溜的,方歌不唠叨,她舍不得唠叨李时钰,就和李国伟唠叨。

    李国伟听的烦了,自己就下小公园去散步,高兴了我在回家,回家也就到睡觉的点了,完了明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水果店的生意依旧,已经做出来口碑了,不上货的时候人家也会过来问。

    服装店这方赔的李时钰内裤都要穿不起了,这是真的,钱还压在羽绒服和羊绒衫上面,往后天气只会越来越热,这些东西暂时都倒腾不出去,你现在想卖也是卖不上价格的,因为还没有到季,而且现在卖一定会亏本,工厂也没出货,你以为郁闷的只有李时钰?

    工厂就说,自己接这单生意就是看在认识那人的份儿上接的,谁知道这东西工艺这么复杂,现在好了,你知道耽误他多少活?他接别人夏天的活现在都能出货了,几个季都走了,压在李时钰这里,工人费工夫不说还影响赚钱。

    时钰这一段过的比较难,怀孕上七个月,睡觉躺着睡都躺不下去了,压迫心脏,平躺侧躺没有一样能行的,睡觉就必须靠着睡,肩膀上的压力是越来越大,压的她都要喘不过来气了,方歌和李国伟跟着累。

    方歌眼睛大,大眼睛的女人上了年纪就会显老,这是固定的规律,当然那些保养好的不算,方歌没有逃脱过这个规律,很早之前就有人说过,李国伟看着可比方歌年轻多了,方歌显老,李国伟年轻的时候不显,越是上年纪越是有派,有点老板的派,虽然不是老板,至少之前是年轻的,脸上皱纹什么都没有,因为女儿,李时钰这是真的很赔钱,他没有办法不去操心,自己心里一想的多,整个人状态就不行了。

    就突然之间变得很老,老的速度特别的快,一下子眼周的皱纹都出现了,自己家人长期看着不觉得,但是外人一见,人都说李国伟怎么现在看着这么老呢。

    赚多少钱都搭李时钰身上了,可李国伟和方歌这点好,女儿怎么花钱,他们不说。

    不会埋怨李时钰你看看你,好好的生意不做,非要改行,现在好,把家里都给掏空了,在有是什么呢?方歌给以律钱,怕他委屈到,一个男人手里没有点钱像是什么样子,再没钱方歌也不会短了纪以律的,纪以律把钱都花哪些上面去了?李时钰怀孕到现在一条妊生纹都没有,她的肚子已经撑得挺大的了,不知道这是遗传还是怎么样的,以律的钱都花在给她买一些放妊娠纹的产品上了,随随便便的一管就是几百几百的,纪以律花钱不心疼,方歌知道他钱花到哪里去了,自己和李国伟又得嘟囔。

    不当家你不知道柴米贵,你有钱可劲儿花,多少管够?

    以律提着袋子回来,说买了两管什么产品就花了一千五六百,方歌嘴上没说,脸上就多少有点表现出来了。

    晚上做的鱼,叫时钰多吃。

    “多吃鱼。”给女儿夹夹菜放到她的碗里。

    吃过饭也不需要他们两上手,纪以律陪着时钰下楼去转转,现在走路必须跟着人,怕她摔,哪怕她自己行动能力挺好的,这么高的楼,真的出个意外,那时候就惨了。

    “晚上回来拎个袋子,我看了看,和我说什么预防妊娠纹的……”

    方歌不是不知道有妊娠纹不好看,问题你总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吧?现在家里都什么样了?

    “我话都到嘴边了,想说他,又觉得不是给外人买什么,我说不出口……”不说吧,心里堵得慌,反正就是不舒服就对了。

    李国伟笑,给你女儿买又没有给别人买。

    花了就花了,能赚就能花。

    纪以律一直都在研究月子餐,很早之前就开始准备,纪母和纪极也都说过了,送到月子中心去,人家照顾的绝对比你照顾的要好的多,人家是专业的,你不是专业的。

    在这个问题上,以律退步了,退步的是他可以接受月子中心的人来到家里帮带孩子,但是绝对不能接受别人给李时钰坐月子,简单来说他就是信不过。

    他在一本书上看见说的,可信不可信他不清楚,说生完孩子之后,因为宝宝已经从子宫离开,子宫会很快恢复原来大小,但是皮肤恢复需要周期,内脏和外部支撑皮肉组织就会有了很大的缝隙,这个时候如果不注意,养胖的肉六个月之内下不去据说就再也下不去了,还有女人生产之后,不要让孕妇去不停的抱着孩子,这样对内脏都不是很好,总体来说,女人坐月子就是需要一个人全心全意的陪在身边去奉献侍候。

    “她这体重现在还是轻,生的时候肯定没有力气,想要自己生不可能。”这话医生反复都说了几次。

    手里的钱紧张,做什么就不是那样的方便,就连现在李时钰生产,医院方歌都没敢价格贵的上面去盯,敢吗?就祈求她现在身体一点问题都不要出,不然到时候就傻眼了。

    方歌现在是就连纪母的面都不好意思去见,花了人家那么多的钱,现在就连偿还的能力都没有,别说什么婆婆儿媳妇的,她方歌就敢说自己从来没有花过婆婆一毛钱,她不欠婆婆的,但是自己女儿敢说吗?

    李时钰肯定就不敢的。

    生孩子还用人家出钱?

    她现在的脸都恨不得埋到地里去了,怎么去见人家?这个钱再怎么样也得自己家出。

    方歌嘴里起火泡。

    “回来了……”方歌迎到门前,以律手里提着她的包,扶着她进门。

    因为不确定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生,方歌这颗提着的心就没有办法放下,伸手去接以律手里的东西。

    “医生怎么说的?是顺产还是剖腹……”

    医院是不建议剖腹的,怕的就是怕遭两遍罪,有的产妇是真的坚持不住,撑来撑去最后还是剖了,这样就是白遭罪了。

    “医生说顺不了。”

    “孩子小吗?”方歌问,之前医生就说过两次,说时钰的孩子生出来也不能大。

    “嗯,说小。”

    以律蹲在地上给她脱鞋,将鞋子放在一边,她手机响以律接过来:“你进去休息,我来接。”

    以律从李时钰的手里把电话抢了过去放在自己的耳边,方歌扶着李时钰进房间,扶着她躺到床上,还没躺下呢,李时钰就说不行,她不能这样躺,不舒服,上不来气。

    “能坐着吗?”

    一大早就去店里了,中间又去的医院,折腾了一天,怕她体力承受不住,方歌抬着李时钰的腿把腿抬到床上去。

    “你这躺都躺不下了……”

    这孩子就是任性,都这个节骨眼了,你还撑什么?睡觉躺下睡就不行,完了店里医院的折腾,怎么就和自己过不去呢?

    “时钰啊,你听妈的话,服装店就结束了吧,别往里面在投经历了,你看看自己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

    “妈……”李时钰喊方歌,她已经够不舒服的了,就别说了,她做不做自己心里都有分寸。

    “你出来一趟,帮我找件衣服。”

    李国伟喊方歌出来,方歌是真的以为李国伟是有事情找自己,赶紧的回了房间,李国伟问问李时钰产检怎么样了,预产期是哪一天,毕竟双胞胎几乎都没有按日子生的,再有就是他听见了方歌的话。

    “你别和她说那些有的没有的,孩子愿意做,你不用去管。”

    “知道了。”方歌点头。

    不说就不说了。

    李时钰就歪着头睡着了,店里现在大部分都是以律扛,他不抗也没办法,卢嘉丽虽然帮着管,实权是在纪以律手里的,他和李时钰才是老板,对于这点卢嘉丽是没意见,放在她肩上的责任越小她越觉得轻松,帮人家管理家,这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

    以律穿上鞋又出去了一趟,李时钰指望不上,就得指望他。

    “妈,我出去办点事儿啊。”

    方歌应了一声,告诉他拿手电筒,李国伟见女婿下去了,自己披上衣服就追了下去,这个时间打车不好打,以律又不会开车。

    “以律啊……”

    “爸……”

    纪以律回头,老丈人怎么下来了?这是要去公园散步吗?

    “你去哪里,我送你。”

    李国伟开车送以律回的库房,库房这边依旧还在发货,现在干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也有,也就趁着现在赚点钱,天气在热热也就不能做了,不像是冬天,冬天还好,水果在摔也是有几率的坏,夏天哪怕就是在速度,这个不能保证的。

    李国伟陪着在库房待到十二点半又开车把女婿给接回来的。

    方歌睡不着,家里人不齐全,她肯定就是不能睡的,方歌给开门,让两个人进来。

    “都发好了?”

    “哪里有这么快,还有很多单子。”

    即便这样干,有些顾客还是不满意,觉得发货的速度太慢,要不然就是旺旺留言不回复,是真的没有时间去回复,一个人才能有几只手。

    “她睡了吗?”

    方歌说睡了:“每天就这么靠着睡,这怎么能行啊,她身体也受不了啊。”方歌就是心疼女儿,双胞胎你听着好听,大人遭罪遭大发了,一开始是听着很高兴,觉得竟然能怀上双胞胎,这得是多大得几率问题啊,可高兴过后,等李时钰的身体开始出现反应的时候,这种高兴就显得过早了,大人现在完全就不能睡,坐着。

    纪以律推开门又随手轻声的带上门板,时钰没有睡踏实,还记挂着店里呢。

    现在服装店这头的损失都是靠水果来填补,如果水果都不赚钱了,那就彻底把她给逼上死路了,还有一点就是,水果还能卖几个月?她这边马上就要生孩子,生孩子就不能工作,她不放心,怎么办?

    一堆的事情挤压在头顶上,压的她没有办法好好的休息。

    “回来了……”

    “嗯,没睡?”以律走到床边。

    “睡了没睡踏实,肚子里的不让我睡。”

    以律摸着时钰的脸,他过去觉得女人生孩子其实就是正规的程序,因为两个人相爱,所以才会有想让孩子出生的那种可能,这是一种延续,是一种互相彼此的爱的延续,之前几个月都觉得挺幸福的,被即将就要做爸爸的那种幸福所包围着,但是从她没有办法躺着入睡之后,纪以律就觉得这种幸福是打了折扣的。

    那种幸福夹带着一点点的伤,赶上的时候并不是很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离婚向左再婚向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乐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简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思并收藏离婚向左再婚向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