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女尊天下 > 第3章 陈子邯

第3章 陈子邯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章

    车一停下,沈未央就连忙跳了下来。

    五月的天,一到晚上还很凉,她发迹之后也没换宅院,门口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小铃铛肿着一双大眼睛跑了门前去一脚踢了开来。

    车夫赶车去了后院拴马,未央无奈地看着他已经冲进去了。

    小铃铛还抱着半路买的糖炒栗子,进院子就开始喊上了:“爹爹!爹爹!”

    一路冲进了东厢房,沈未央走得很慢,等她进了屋子时候,他已经在分糖炒栗子了。

    屋里七八个孩子都围着他转,一边男人坐在木制轮椅上面,看着这一幕笑意吟吟,他才过四十,两鬓已白,正是她那个菩萨心肠的爹,沈君玉。

    自打她在这个身体里面醒过来,他就没过过好日子。

    因为腿筋已断,他曾带着她要过两三年的饭,不管怎么苦,他都小心翼翼地护着她,教她认字识字,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对她讲从前在京过的好日子。

    但他从未提过他的妻子,也不说为何沦落至此。

    父女二人相依为命,沈未央性子凉薄,九岁刚过,见了他被人驱逐辱骂,实在忍受不了,用一根木签开始,巧言挣到了第一文钱,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了名商人。

    起初,钱也都是爹爹在管,可他心肠太软,家财如粪土,哗哗地转眼就能撒出去,美其名曰为她积福,后来她不得不努力挣更多的钱,成了粮商。

    她爹陆陆续续捡了不少弃儿,这些人长大送走的有几个,还养着的还有七八个,小铃铛今年十五岁,在他们当中算是最大的了。由于她爹这些善行,倒是给她招来了一个沈小善人的名号。

    她记不住名字,以数字为名。

    她爹爹高兴就好了,每个孩子对于他来说,都很重要。

    沈君玉从前就很有学识,教起孩子来也绰绰有余,他们就一直住在这个大院子里面,三餐由救来的独眼大叔做,日子虽然富足,但也都过得很节俭,也算其乐融融。

    “未央回来了?”

    “嗯,”她走到爹爹面前,对着他笑:“今天都干什么了?”

    “今天啊,”沈君玉放下手中的书,合在膝头上面:“教十五认字啊,她很聪明呢,现在都能写大字了。”

    “是么?”沈未央回头对着那个眼巴巴等着她夸赞的女娃娃笑了下:“真厉害。”

    那小姑娘才六岁,见她面露笑容,这才巴巴跑了过来:“哥哥。”

    她揉了揉她的脸:“好好和爹爹学写大字,知道吗?”

    小姑娘连连点头:“嗯嗯。”

    小铃铛到底是知道她没什么耐性的,赶紧给孩子们都叫了过去,一个个安排了,沈君玉看着他们眉眼弯弯。

    “未央,我以前都没想过,还会过这样的生活,现在你有这么多的姐妹兄弟,你高兴吗?”

    “额……你高兴就好。”

    她亲自推着他往里间走:“今天累吗?”

    沈君玉习惯性摇头:“不累,你今天回来得有点晚。”

    她自然不会说那些事情:“嗯,周常在和她未婚夫请我去吃酒了。”

    他笑:“你朋友还真是少,平日多结交些才好啊。”

    围绕着她的话题,永远都是那些,沈未央推他到床前,这会小铃铛也安顿好孩子们回来了,他赶忙上前:“我来服侍爹爹。”

    说着挤着过来扶着沈君玉,未央嗯了声:“那我去睡了。”

    小铃铛仔细伺候着,忙不迭地回头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见她这就走了,大有失望之意。他与别的孩子不同,别的孩子都是沈君玉收养的,单单是他,他是沈未央捡下的。

    至今他也记得,沈未央那种与我何干的目光。

    他说他做牛做马伺候她,眼泪含在眼眶当中那半晌,从死到生,未央最后还是给他捡回了家,那时家中还并没有这么富裕,她只对他说,要他学会照顾义父。

    从此他就比任何人都要小心翼翼,在家里,他尽力照顾义父,在义父面前唤她哥哥,但在外,他就唤她公子,总觉得这么个人,连个小厮都没有,也很丢面子。

    重要的是,未央哥哥从未阻止过。

    她待他,也比别人不同,这是他最为自豪又欣喜的事情。

    这么一折腾,已经快到酉时了,沈未央平日就是早睡晚起,习惯了怡然自得的节奏,自然困乏,她为自保,这些年可没少折腾,好歹前世有些武术的底子,今生也在某人那学到了自保的能力,警戒性一向很高。

    所以,她一回到自己的屋里,后颈上面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这种自己的领域被人侵犯的感觉让她十分不快,她自己的东西,都有她自己的味道,现在有了生人,她回手关上房门,不愿意闹出太大动静。

    桌上的烛火跳着火花,未央双手拢袖。

    她半分犹豫都没有,走到了桌前,仔细将薄刃顺在左手心,右手翻开桌上的账本,百般无聊的看了起来。

    半分动静都没有,她眼观六路,忽然将桌上烛火吹灭,隐去自己的气息。

    还是没有动静,沈未央耐心渐失:“我说,阁下光临寒舍,到底为何?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可以商量的嘛,你在我屋里这么藏着也不是个事,总得叫我睡觉不是?”

    她一边说话,一边向床边走去。

    坐了这么一会儿,已经能感觉到那个人就在床边了,她讨厌被动,脚下也轻得不能再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得似乎能感受得到另一个人的呼吸。

    沈未央停住脚步,一手抓着的火石这就扔向了床里,随即有个人影从帐帘后面躲避冲了出来,她欺身而上,擦肩时候薄刃已然出手,来人身形倾长,似是男子。他无意纠缠,连连躲避,等她追着到了窗前,他三两下就跃出去没了影踪。

    院子里马儿嘶鸣,恐怕也是惊倒了赶车的孙叔。

    沈未央点亮烛火,薄刃上还有点点血迹,似乎伤了他的右臂,她擦干血迹,又卷起来放置袖口当中,四下环顾,屋里什么也没有少,到了床前一看,只床上有些凌乱,好像有人躺过,她不禁皱眉,方圆百里,都知道她沈家看着家大业大,其实她有个撒钱的爹,家中并无富余,只多有屯粮,还在周知府仓库里。

    什么也没动,偏偏爬了他的床上来,难不成是个登徒子?

    看来看去也是什么都没有动过,正是疑惑房门咣咣响了起来,未央知道是谁:“孙叔?进来吧。”

    来人推门而入:“公子可有受伤?”

    她挑着火花:“没有,那人呢?”

    孙叔似松了口气:“就看他从你屋里出去的,我担心你也没追赶,是个年轻男人,我摸到了他的脊骨,但却被他跑了。”

    年轻男人?

    沈未央笑:“有点意思,可惜没抓到他,这都跑我床上来了,也许是看上我想要断上一袖也说不定呢!”

    孙叔向来不善言辞,也不多话这就转身离去。

    她关好房门,知道他今晚定然会多加留意,也是放心大胆地收拾了东西。

    若说沈未央随和吧,其实她不然,她有些许的洁癖,强迫症,自己的东西也容不得别人随便碰,屋里有了个陌生男人气息,她今晚是不用好好睡了。

    仔细把所有东西都放回原处,又拿熏香把被褥床前床后都熏了一遍,折腾到了半夜,还是不想躺那张床上去,只好打了地铺,抱着自己最喜欢的个小人偶,这才睡着了去。

    这一觉可是睡得很不舒服,越是不舒服就越是不想起来,平日都要日上三竿才起,这回更是懒得睁眼,梦里梦外,都是大好春光,成片成片的桃花林,她优哉游哉地自在日子,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在花下眠……

    正是好梦,却听房门咣咣作响。

    只怪她半个小厮也没有,没人给她应门,只得睁开了眼睛。

    小铃铛的声音在外响起:“哥哥还没起吗?”

    沈未央呆了一小呆,刚睡醒时候有点迷糊,掀开薄被刚坐起来,他人就推开一个门缝,慢慢探了身子进来:“哥哥?”

    那些孩子都叫她哥哥,她仍旧坐着,回头看他:“什么事?”

    小铃铛正是担心自己擅自进来会被她怒斥,此时见她纵容更是心喜:“哥哥快起吧,外面来客人了。”

    客人?

    沈未央在地上睡得有点凉着了,鼻音很重:“谁?”

    小铃铛嘿嘿一笑:“陈家当家的小公子,咱们的死对头,这回上赶着来见你,哥哥你还不起?”

    上赶着来见她就好了?

    陈家当家的小公子,陈子邯,她初来山东就与他结下了梁子,此后不管她做什么买卖,他都要杠上一杠,此人虽为男子,却在家里说一不二,几次事后,也能看出他隐忍聪慧,打死都不相往来的个冤家突然登门拜访,定然是有麻烦事找上门了……

    她扑腾一下躺倒:“不见不见,这冤家怎么被你们给放进来了?快快赶出去才是正经!”

    话音刚落,屋外一声低笑,人已到门口。

    顺着小铃铛的门缝也就走了进来,男子一身锦衣华服,头戴紫金小玉冠,脚蹬紫金琉璃双缎矮靴,腰上系着珍珠白玉带,一身张扬尽显富贵之气……一看就是暴发户样的。

    每次见他都大有这种感觉,只剩他那张清秀的脸,妖不起来,在这繁复的衣着中,更显得干干净净,陈子邯就是有这种能耐,什么衣服首饰穿在他身上,都显得多余,如果两个人关系能好一点,她定然告诉他,别穿这么花哨了,干干净净,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吧……

    他就是典型的大家小公子类型,肤色白皙,眉清目秀。

    未央侧身躺着,托腮看他:“都说不见,你又来干什么?”

    昨晚有异,她裹着胸的布条都没敢摘下来,此时穿着略宽松的无领中衣,锁骨在里若隐若现,雪白的肌肤,衬着她惺忪的脸,简直美不胜收。

    陈子邯略低头,避开她的目光:“周知府两日后要在香满楼摆宴,宴请山东大户,你可知道?”

    沈未央轻快应答:“我不知道。”

    他抿唇:“那位京城来的贵人,已以周大人名义约我陈家过府一叙了,你这可有动静?”

    她淡淡瞥着他:“没有。”

    陈小公子立即皱眉:“此事还有蹊跷,如邀约你,我便同去,如未有约,我陈家也不能去争。”

    额……

    未央躺倒:“春光大好,及时行乐啊子邯兄,你想得太多了。”

    她颈子白皙,正是传闻当中的净子,没有喉结,以后说话恐怕也一直会是这样的声音,人道这样的男子本命不好,俯身做小之格……

    陈子邯看着她,莫名升起一股恼火来:“我去前面等你,且看今日可有消息。”

    也许是命中该言,他这人刚走,小铃铛都没来得及劝她起来,后脚小十五就跑了来:“哥哥哥哥,爹爹说周大人请你去吃酒,快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