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神棍称霸世界 > 第9章 被打脸的孙经理

第9章 被打脸的孙经理

作者:女王不在家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天都没有什么生意,韩诸走路回到家累得够呛,方秀萍见了,心疼地都要掉眼泪。

    四邻八舍都爱八卦,韩诸还没到家这个消息就传遍了,说是出去摆摊算卦一分钱没捞着,还让人家轰了回来。

    韩诸见方秀萍掉眼泪,便淡淡地笑了下:“哭什么,等过几天,自然有人把钱送到我们手里。”

    方秀萍一边擦眼泪一边哭笑不得:“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韩诸知道和她一时没法解释,于是休息了下,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吃了方秀萍做的凉面,这才进屋。打开电脑后,先检查了银行卡,发现从123言情提现的那四百块钱已经到帐了。

    倒是挺快的,韩诸当下拿起那卡,交给了方秀萍:“这里面有四百块,是我以前写文挣的钱,你取出来当买菜钱吧。”

    方秀萍见了,有点不敢置信,又让韩诸收着自己花,最后实在倔不过,这才勉强收下。

    韩诸又回到自己屋里打开电脑,胡乱地搜索着关于韩诸葬礼的消息,可是却没什么新鲜事儿,只是各路人马,甚至连一些受过她恩惠的小国元首都表示了沉重的哀悼。世界易学协会,世界佛学协会,玄学协会等都是下半旗一天以致哀。

    网上还有人传说,韩诸的葬礼到时候会有很多头面人物参加,除了一些知名的世界首富级别的人物,还有一些论坛政要来参加,总之是风云际会,精品荟萃,又不知道有多少新闻媒体要来播报呢!

    我可真是生得寂寞,死得伟大啊。

    第二日,韩诸继续背着那个旗子出去,走了一半路发现脚上疼,坐在路边,脱下鞋子一看,脚竟然都气泡了。

    这都什么鞋子,质量未免太差!

    再起身,却看到自己做的那块马路崖,也是脏兮兮的。

    人生沦落至此,韩诸为自己一悲。

    不过韩诸忍着疼,还是走到了医院门口,就是她以前住过的那家医院。

    一到医院门口,就遭遇了昨天同样的境遇,这次经理换成了护士们,各种围观。她还看到了那天帮他办理出院手续的护士,真是用别样不屑的目光望着她啊。

    她举着大白旗坚持了一天后,想着自己已经名声远播了,不管是好名坏名反正都是名,于是就收工回家去了。

    回到家,脚指头更是生疼,脱了鞋一看,竟然是破了,流血了。

    方秀萍心疼地给她包扎了后,她简单洗个澡回到了房间,自己对着镜子看了半天,竟然没从脸上找出一点点血光之灾的痕迹来。

    她又找来三个钢蹦,给自己占卜,可是占卜出来,却是空卦……空卦……

    睡了一觉,已经是她死去的第四天了,葬礼还有三天就要举行了。

    这一天她没有出去举着大白旗子,而是在家休息养脚。

    韩诸本身由于身体不好的原因,是很注意养生的,如今都血光之灾了,她还不得好好在家休养生息啊。

    方秀萍对于她的神棍生涯显然已经彻底绝望了,只是不忍心打击她,每天都努力地在做布偶。隔壁张婶来过一次,把方秀萍教训了一番,意思是你不能太宠着惯着孩子,以后只能是越惯越没有出息。

    方秀萍是个心软的,道理她懂,可是孩子是她的亲生骨肉,她就是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韩诸在网上继续关注自己的葬礼筹备,却发现现在网上都有人照片直播了,详细地介绍了葬礼上的各色布置,耗费多少多少万。网上甚至还出现了一组照片,是谭思平的,他憔悴哀伤的样子,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岁。

    韩诸盯着他的样子,看了许久后,终于嘲讽地冷笑一声。

    这天到了傍晚时分,吕黄钟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他笑着扔给韩诸:“今天跟着东家去市里进货,正好路过书店,我看那里有算命的书大家都在买,这个作者还和你同名呢,我就买了一本。”

    韩诸接过书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紫微斗数和社会伦理。

    不用看,韩诸就知道,下面署的大名确实是她韩诸。

    其实这一本并不是什么讲算命的技术型书,而是分析紫微斗数中的十二宫,讲述着十二个宫位中父母、兄弟、子女、夫妻等宫位互相会照映射的关系,从而将命盘中决定命运的三方四正,转化为了社会伦理中的关系,得出紫微斗数对社会哲学、社会成功学、社会伦理学的精妙映射和概括。

    不过,这时候韩诸也不便点透,只是对表哥笑了笑:“表哥,我知道的,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钻研下这本书!好好学习算命!”

    ************************

    就在韩诸母女和吕黄钟一起说笑的时候,那边大堂经理正急得团团转。

    原来今天早上他母亲忽然晕倒了,他急匆匆到了医院去,好不容易脱离了危险,他忽然想起了韩诸的话。

    其实心里也觉得这是巧合,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想起最后那女孩离开时候,笃定的一句“你准备改姓吧”,孙经理便有些神思不定。

    下午到了信誉楼,他刚要进去,却看到一个司机师傅正在那里打听人,却是前两天在这里给人算命的小女孩。

    孙经理忙走过去,打量了下那司机师傅:“这位司机师傅,你找那小姑娘干嘛?”孙经理试探着问。

    “当时那小姑娘说让我把家中的刀具都收起来,我半信半疑,就都收起来了,当天也没出事。到了第二天,孩子他妈要削水果,就骂我乱收东西,找不到刀子,自己翻出来一个特别钝的水果刀来削水果。谁知道我儿子抢着那刀子玩,就这么把自己割到了!这刀子是好久不用的,钝,只割破一层皮!我想着,如果不是我早已经把其他刀子藏起来,娃他妈如果用其他刀子削水果,我儿子怕都是玩完了!”王师傅想起这件事都觉得后怕,其实当时不太信的,只是觉得既然没妨碍就照做了,没想到啊,还真说准了!

    孙经理一听这个,又详细问了这王师傅关于那天的事儿,心里就疑惑了,看来那小姑娘说得是真的?

    如果她都是有本事的,那就意味着自己家的风水真有问题了?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那王师傅忽然指着信誉楼大厅里的挂壁平板电视,指着说:“那说的,是不是咱们认识的那小姑娘啊!”

    孙经理忙去听,原来是那天发生爆炸的时候,这位陈师傅原本是要开着三轮车从那条街道走的,一个小姑娘硬是拦下了他,他就没进去。谁知道刚没过几分钟,那爆炸就发生了。

    其实这几天县里一直在报道爆炸的事儿,今天是对路人进行采访,谁知道就采访到这个陈师傅身上了。

    这孙经理一听,连连点头:“错不了,我听说她闹过自杀,才从医院里出来,肯定是她!”

    王师傅见他这么说,也确认了,就赶紧说:“好,那我走了,我直接去她家巷子口一个个敲门去吧!”

    孙经理见他这么说,忙拉住他:“你知道她家住哪儿?”

    王师傅有点没空搭理他:“只知道哪个巷子!”

    孙经理拽着王师傅,上了王师傅的三轮车:“你拉我一起去,我等下给你十块钱!”

    于是这两个人开着三轮车,蹬蹬蹬地来到了韩诸家巷子门口,从巷子门口第一个开始,挨个敲门。

    终于他们敲到了张婶家,孙经理记得张婶的,忙问:“那天那个算卦的小姑娘呢?她在哪里?我有急事找她!”

    张婶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说:“就是我们家邻居,在我们前边呢。”

    孙经理和王师傅听了,赶紧就往韩诸家跑去了。

    张婶正做着饭呢,有点莫名其妙,也有点好奇,便干脆关了火不做饭了,也跟着过去看看。

    却见这孙经理敲开了韩诸家的大门,是吕黄钟开的门。

    孙经理隐约记得吕黄钟,赶紧问:“你家妹子呢?人呢?”

    吕黄钟知道是这个孙经理叫了城管赶了韩诸,就有点不乐意给他开门。

    孙经理却有些急不可耐,因为如果真是自家家里的风水有问题,那怕母亲的晕倒只是一个开端!

    他面带祈求地望着吕黄钟:“这位老兄,我实在是有急事找你那个妹子,你帮我引见下吧!我一定有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