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神棍称霸世界 > 第13章 遭遇劫色的

第13章 遭遇劫色的

作者:女王不在家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孩儿并不算美,可是行动间犹如弱柳扶风,自有一股风流态。

    身后有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优雅稳重,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跟随在她身后。

    韩诸就要离开的身影微微凝滞在那里。

    这时候,一个加长型豪华轿车停在别墅前,那优雅的男人上前,从容地为女孩儿开了车门,女孩儿对男人绽唇笑了下,以着优雅的姿态进入了轿车。

    男人随之绕到了另一边,也跟着上了车。

    豪华轿车平静地驶出了别墅区的大门,恰好从韩诸身边经过。

    韩诸微垂下眸,不想让别人将自己的神色看在眼中。

    就在这豪华轿车上,女孩儿透过玻璃窗,忍不住扫了路边那个姿态狼狈的少女一眼。

    女孩儿其实叫苏眉,苏眉轻轻蹙着好看的眉说:“我怎么觉得这个女孩看着有些眼熟,倒像是哪里见过。”

    谭思平神色间有几分疲惫,仰靠在舒服的真皮座椅上,他摇了摇道:“不应该吧,我看着不认识。”。

    刚才路边的少女,他也扫了一眼,穿的衣服很是廉价,这么热的天酷站在大太阳底下,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他们这个层次会认识的人。

    苏眉想想也是,便也懒得再多想了:“哦,那可能是我认错了吧。”

    ********************

    韩诸唇边泛着笑,望着远去的那个豪华轿车。

    那还是她亲自选购的轿车啊,上面的座椅都是挑选的世界顶级品牌,宽敞舒服得很,谁让韩诸实在是一个养尊处优爱享受的人呢。

    现在,却便宜了这一对,真是万万不曾想到。

    韩诸笑着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动作实在粗鲁不雅,不过她依然笑得很开怀。

    她还这么年轻,才十七岁啊,比苏眉还要小三岁呢,大好的光阴在前面等着她呢。

    再说了,她还有个宠溺她的妈妈,还有个对她极为疼爱的表哥。

    多么幸福的少女韩诸啊。

    将来呢,她还要挣很多很多钱,将所有她看不顺眼的一切。

    踩在脚下。

    不过这时候的韩诸也就想想罢了,她挥了挥手,想找一辆出租车。只可惜这里是别墅区,别墅区的人一般不打出租车。她来的时候,那个出租车司机还唠叨了半天这边是奢华住宅区,一般不会来这里呢。

    于是,韩诸只能走着出去这片别墅区,再试图找车了。

    她正走着的时候,忽然,身子被一个刚猛的力道紧紧搂住,然后整个人就被拖拽到了一个阴暗僻静的地方。

    紧接着,一个彪悍而有力道的身子,就这么粗暴直接地将她压制住。

    韩诸抬眸,望着上方那个粗犷的脸庞。

    这,这是打劫?劫财?劫色?

    就在她还在琢磨这件事的时候,对方牢牢捂着她的嘴,凶神恶煞地低声逼着:“把你身上的钱都交出来,不然我就——”

    说着这话的时候,另一只手在她纤细的脖子上用了点力道,顿时韩诸疼得蹙紧了眉头。

    急促而炙热的喘息喷薄在韩诸面上,韩诸淡定地望着这个打劫的。

    抢劫的男人约莫二十多岁,额上有纹,印堂带着煞气,眉毛虽然挺拔有型,可是眉尾处却有扩散之感,显然此人从小不得父母利,且亦无兄弟帮衬,孤苦伶仃。

    一眼扫过,此人面上最惹眼之处当是人中。

    人中代表寿元,此人的人中过短且浅,偏又耳朵偏小且无耳垂,再去看眼,却是四白眼,四白眼对于男子而言亦是短命之兆。再看此人的鼻骨,却见鼻骨犯眉骨。

    何谓鼻骨犯眉骨呢,是说鼻子应该是从眉骨自然地下来的,但如果鼻骨象叉到眉骨里去了,为鼻骨犯眉骨。

    于是韩诸已经刻下定论,此人活不过二十五岁。

    观此人年纪,约莫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看来这人也差不多该离世了。

    至于为什么离世?韩诸的目光落在这男人眉头两个痣上,当头一痣主凶,一个痣就有一个牢狱之灾,两痣就有两个牢狱之灾……

    如此分析判断后,韩诸心里已经有了结论,这显然是已经做好一次牢,放出来了,然后这次还会被抓,抓进去怕就是要死在里面了。

    这抢劫的男人正凶神恶煞地逼着韩诸要钱,又看她秀美白净,色心顿起,就想着先劫财再劫色。

    可是这男人见她眼神清亮,丝毫无惧地打量着自己,眸中甚至有一丝怜悯,像看着一只就要被宰割的猪!

    “你,你不会有毛病吧?”尽管看着不像,可实在是有点诡异。

    韩诸眨眨眼睛,以眼神示意他先放开自己。

    抢劫男犹豫了下,越发拧着眉毛凶巴巴地低吼着:“不许叫,不然一刀子捅死你!”

    韩诸乖巧地点点头。

    抢劫男终于放开了捂住她的唇。

    韩诸温暖地笑了下,以安抚抢劫男紧张的情绪:“这位大哥,我建议你是赶紧跑吧,这里危险得很。”

    抢劫男听了这话,用奇怪地眼神看着她:“你,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大哥,我是神算,看出你马上就要有牢狱之灾,我看你赶紧跑吧,不然就要被抓住了。”韩诸真得是好心。

    “胡说八道!老子——”抢劫男觉得自己听这漂亮小姑娘瞎掰才是脑子有问题,他还是先劫色再劫财吧!

    “你自小孤苦无依,受尽屈辱,少年之时穷苦,不堪忍受,开始走向歧途,偷盗抢劫无恶不作,曾经因此进过监狱,放出来后死不悔改,现在马上就要再进监狱了。这次进去,你会很快死在里面,就此了结一生。”

    韩诸的话,平静而从容,娓娓道来,语调中没有任何起伏。

    抢劫男愣住了,狐疑地盯着身下这个娇美的少女。

    她肩头削瘦,盈盈不堪一握,细白的颈子因为自己的强迫而扬起。她是长得极为好看的,白净秀美,乌黑的头发就这么在身下散乱着,一时之间少女的妩媚之态尽现。

    可是,这么屈辱以及狼狈的姿势,她却依然高高在上,平静自若,带着怜悯,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就这么面无表情地宣判着自己的命运,犹如神祗。

    抢劫男心里忽然有点发慌,仿佛自己在猥/亵神圣。

    可是,他是抢劫犯啊!!

    他收敛住心神,冷哼一声,越发凶狠地威胁着韩诸:“废话少说,看我今天怎么让你爽!”

    可是他话音刚落,就见一旁有两个穿着便装的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两个人袖口处有夏国巡逻警的标示,他们浑身带着凛然正气,上前就要将抢劫犯擒拿。

    “不许动,我们是便衣巡逻警!”巡逻警声音冷厉。

    抢劫男顿时脸色一变,瞬间白了,身子也僵硬在那里。

    被他压在下面的韩诸感觉到他僵硬的身体,淡笑了下,俯首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看,他们来了。他们会把你抓进去比对手印,于是很快他们就能查到你以前所有的犯案记录,他们会把你绳之于法,你会在监牢里死去。”

    韩诸的声音非常低,以至于只有两个人能听到。

    抢劫男瞪大了双眼,用惊惧的目光盯着身下的韩诸。

    这个女孩,说话怎么跟神仙似的,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怕的是这个女孩,还是那些巡逻警了。

    巡逻警见这两个人还嘀嘀咕咕的,不由犯了疑惑,这是强=奸现场呢,还是什么呢?

    韩诸推开已经不知如何是好的抢劫犯,就这么坐起来,略显凌乱的长发就这么半遮挡在她肩上胸上,让她带着几分意乱情迷的味道。

    她笑了下,开口对巡逻警这么说:“我和我男朋友在这里玩呢,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

    巡逻警面面相觑,不信地说:“这个人,真是你男朋友?”

    韩诸有点没好气地蹙起眉:“这是我男朋友,还能有假?难不成你们还以为我们能是什么关系?无聊不无聊啊,和男朋友亲一下还能犯法啊?”

    说着这话的时候,韩诸把抢劫犯拽起来:“你赶紧,把他们赶跑!有这样的吗,这里正亲着呢,就跑过来!”

    抢劫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唯唯诺诺地点头,终于鼓起勇气,对那两个巡逻警说:“喂,要想看,回家看毛片去,别在这里听别人床脚!”

    两个巡逻警此时也是信了,冷哼了声,训斥道:“这里是街上,不许在这里乱搞!还不都起来!”

    于是韩诸握着抢劫犯的手,两个人站了起来。

    巡逻警打量了一番这两个人,终于道:“走吧,这里是高级住宅区,你们两个如果不是住在这里,别没事到这里来!”

    韩诸淡淡地白了抢劫犯一眼:“还不都是你,没事说什么要带我来这富人区看看,说是以后也要给我在这里买宅子,现在可好,丢人丢大发了!”

    说完这话,一跺脚,干脆赌气自己径自走了。

    抢劫犯呐呐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响,看看这两个巡逻警,心里发虚,也就赶紧喊着:“喂,别跑啊,等等我!”

    说着这话,他也赶紧跑着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