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神棍称霸世界 > 第18章 碧玉戒指的回忆

第18章 碧玉戒指的回忆

作者:女王不在家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韩诸以目光示意:“栓子?”说好的把人给赶跑的,这也太不给力了。

    “韩诸,你别这样对我,好不好?就当我求你了,他们有人说你是神算,你也给我算一算吧!我们以前是同学,大家都是好朋友呢!”小容哀戚地求着韩诸。

    这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在别人眼里,比如说看在栓子眼里,那真是一个楚楚可怜又美丽的女孩儿,可是看在韩诸眼里,却是一个命薄福淡不长命的可怜相。

    鼻梁无肉又尖削露骨,看似我见犹怜,其实这种女人心横无情又命硬,还容易折损夫婿的健康,谁娶了谁倒霉,非得拿个命里有恶煞的才能克制住她。

    再看她身上,上身略显丰满但双腿细瘦,这种身材在当今社会,男人乍一看也是喜欢得不行了,谁不喜欢腿细胸大的,可是其实小容这种主格局低下,往往家运不佳。当然了也不能一概而论,还要纵观全体而讲。

    望着这个流泪的白莲花,韩诸心中冷笑。她竟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容和自己那个好徒弟倒是有点像啊。

    明明是和别人的男友乱搞如今怀了孕,还好意思在这里说什么是好同学好朋友!

    想到这里,韩诸淡淡开口道:“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就让你加个塞吧,只是价格总要贵些,就收你600块钱吧。”

    她已经很格外开恩了。

    “六百?”小容顿时张大了嘴巴,细眸里都要含泪了,越发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没那么多钱啊!”

    韩诸听了,转身就要走:“没钱算什么命啊!”

    看着韩诸就要进屋,小容真得哭出来了,一滴眼泪就这么往下落:“你给我算算吧,便宜些吧。”

    “算命也要讲价?你死的时候怎么不和阎王讨价还价?”韩诸实在有些没好气。

    “韩诸,别这样对我?你忘记了吗,我小时候还请你吃过牛奶棒冰呢!”小容咬着唇,讲起昔日的恩惠。

    一旁的栓子实在看不过去了:“韩诸啊,你怎么这么无情呢!你看人家多可怜啊,既然这样,你就给人家算个命吧。”

    说着栓子把手头的三百块递给了韩诸:“我这里的三百,就当替人家小姑娘交的,你拿过去,这样只收人家三百就行了。”

    韩诸淡淡地扫了栓子一眼,笑了下:“好吧。”

    于是韩诸带着小容进了客厅,小容拿上了自己的八字。

    韩诸是懒得为这个人费心排盘的,毕竟从面相基本可以看个八=九不离十了,此女自然是一生坎坷穷苦不堪的,于是也不排什么大运盘和流年盘,只简单地排了一个先天盘。

    先天盘排出来了,却也是一个七杀做命的,只可惜这是七杀却是落了陷的。

    原来紫微斗数中的星曜分为庙、旺、平、陷,以此代表了一个星曜的强弱和明亮程度,其中庙为最好,旺是其次,平则很一般,若是落了陷,那就是暗淡无光了。

    如果一个主星入了庙,则代表这个星曜的积极作用会被更好的发挥,消极作用可能就被抑制了。正所谓吉星越吉,凶星越凶。

    而如今小容的主星,乃是七杀。七杀这个星耀,属庚金,属阳,又属火,意为火化之金,南斗第六星。为斗中之上将,实为孤克刑杀之宿,主成败,司生死权柄。

    紫微斗数之中,七杀,破军,贪狼合为杀破狼。若是七杀破军贪狼在三方之中入庙,则成为杀破狼的格局。杀破狼乃是动荡之中开创的格局,若是在古代,多为乱世枭雄。可是若是女人为此格,太过坚硬铿锵,则极为不妙。

    前几日为123言情的总裁算命,他虽然也是七杀做命,成杀破狼,为七杀朝斗,可是一则他是男人,且本身福厚,又则他是有吉星会照,又有天府紫微这种能量极大星耀在三方四正会照,因此能够开创123言情,并获得极大的成功。

    可是小容的命格中,只有一个孤零零的七杀,无吉星会照,却有煞星重重,又是落了陷的,主星暗淡无光,此生定然是破败之局。

    又因为七杀为太过刚烈,过刚则易折,皆主孤独刑克,破坏力大,命主怕是不但一事无成,反而各种坎坷。

    韩诸看到此星盘,也不隐瞒,便据是以告。

    小容听了,脸色是越听越难看,到了最后,一张脸苍白着,一句话都不说了。

    她低着头,过了很久,终于低低地说:“我如今的事儿,你应该知道吧?”

    韩诸扫了眼她的小腹,淡道:“知道。”

    摸了摸小腹,她咬唇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肚子里的孩子,到底该不该留下。”

    韩诸笑了下:“七杀做命,必损头胎。你这一胎,怕是要不成的。”

    小容听了,颤抖了下,擦了擦眼泪,又问韩诸:“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要打胎了?”

    韩诸眸中泛着一点冷,打胎不打胎,端看她自己,别回头她自己打胎了,倒是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于是她笑了下:“要不要留,还是看你自己。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子女宫只有一个凶星坐镇,怕是这一辈子也就这一次怀孕的机会。如果这次留不住,你一定注定无子无女了。”

    小容听了,身形一颤,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地望着韩诸:“你,你意思是说要我留下这个孩子了?我这辈子再也不能有其他孩子了?”

    韩诸不言语了。

    她是算命的,不是给她做心理辅导和开解的。

    小容咬唇,瞪着韩诸,半响后,眸子里忽然泛出点怀疑:“你,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和孙立在一起,所以故意这么说,好让孙立恨我啊?”

    如果她留下这个孩子,孙立一定很生气的,就会讨厌她,这样韩诸才能有机会。

    想了一番,小容眸子里泛出点怨恨:“你是不是这样想的?你还想着和他在一起,所以要破坏我们?”

    韩诸彻底无语了,她上辈子接触的都是高学历有素质有文化的上流人物,虽然也会有缘分到了的底层市民,不过那一个个的不都是把她捧成神仙一般的对待,谁敢这么和她说话!

    一个什么孙立,不成器的小青年,给她提鞋她都嫌脏!

    韩诸不怒反笑,点点头:“你可以这么认为。”

    果然是夏虫不可语冰。

    小容听韩诸并不反驳,于是越发相信自己的猜测了,把盈盈含泪的双眼瞪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恨恨地望着韩诸:“韩诸,你就仗着长得比我漂亮,从小什么都抢我的!孙立也是,我心里喜欢他,结果他偏偏喜欢你,你们两个搅在一起,我好伤心好伤心啊!”

    伤心你个毛!

    韩诸打开门,面无表情地道:“留下三百元,你走吧。”

    小容摇头,咬着牙道:“你就是个骗子,你哪里懂得算命啊!不过是装神弄鬼!你以为死了一次就会算命了吗?我呸!我才不上当呢,偏就不给你三百元!”

    这还有赖账的……韩诸越发无语了。

    对着外面的栓子道:“栓子,送客。”

    栓子原本是对这个柔弱娇怯怯的小容充满了好感的,觉得她真可怜,韩诸冰冷地对她实在不应该。

    此时他约莫听到了里面的对话,再看小容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嫌弃。

    原本是个脑子有毛病的,还是个穷酸赖账的!

    于是栓子不客气地把小容赶出去了,再也不看那张可怜兮兮的脸!!

    **********************

    当天栓子面对韩诸,就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韩诸倒是没什么,这种极品,过后忘记就是了。

    晚上的时候,她习惯性地进入了扣扣,看看那个群里的女孩们都在聊什么,结果一进去,发现要爆炸了!

    原来当时韩诸的葬礼上,荣园派人去的时候,虽然全面戒严,所有的媒体都被赶出葬礼现场了,可是依然有人偷拍到了。

    那个去葬礼上的人,真是国王先生本人!

    不是什么机要秘书,也不是什么旁支左系,而是雷先生本人,这个国家的国王先生!

    这个咳嗽一声便能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撼的国王先生,亲自去参加一个玄学大师的葬礼,这意味着什么?

    要知道这位国王先生,其实一直比较反感这些玄学的,也曾在会见某些科学院获奖的科技工作者时,亲口说出“我们要多谈一些科学,少谈一些其他。”

    当时很多人就这句话分析了很久,甚至当年的高考作文命题就是这个,以此写一个议论文!

    可是就是亲口说出“我们要多谈一些科学,少谈一些其他”的国王先生,如今竟然偷偷去参加一个玄学大师的葬礼了!

    这不能不让人多想啊!

    群里都是一群少女,偶尔也有能幻想的大妈,大家平时没少yy这个国王先生的,只是不敢乱提,只敢说l先生。

    现在呢,都纷纷各种猜测起来,比如私生子啊私交啊私情啊!

    可是猜测来猜测去,大家终于想起一个重点,于是有人赶紧去查了玄学大师的年龄。

    看完之后,大家顿时不说话了。

    玄学大师去世的时候是四十一岁,而我们年轻英名的国王先生只有三十一岁,女比男大十岁。而且看起来这位玄学大师在三十一岁的时候就结婚了。

    算起来玄学大师结婚的时候,国王先生只有二十一岁……如果不是婚后乱搞,那必然是国王同学早恋了……

    这种忘年恋,如果是真的,也未免太毁人三观了!

    “无法直视!”

    “无法直视+1!”

    “无法直视+10086!”

    “无法直视+电话号码!!”

    “保持队型,无法直视+身份证号!”

    这说得跟真的似的!

    小女孩们就是比较能想象……

    偏偏这一切,都是确实发生过的。

    韩诸关上了电脑,开了空调,舒服地躺在自己新买的纯棉四件套上。

    眼前却是浮现了他手指上的那个碧玉戒指。

    这是很久很久前,两个人觉得好玩就去赌石,自己看中了一块石头,于是他花了五百元买下来。买下来后请人剖开,里面是一小块碧玉,于是便请了一位雕刻大师将其做成了戒指。

    原本是一对的,自己也有一个,可是自己那个,好像很多年前就丢了吧。

    尽管当年的分手是他提出的,尽管在她结婚的那一天,曾亲眼见他把这个戒指扔到了湖水里,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在她死了后的今天,他依然留着那个碧玉戒指,就这么戴在手上。

    那个碧玉料子虽然不错,可是到底和他的身份不相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