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神棍称霸世界 > 第25章 带有尸气的手链

第25章 带有尸气的手链

作者:女王不在家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栓子看了眼韩诸,见她淡淡点头,知道是可以了,便笑道:“好,那你拿出来两千吧。一千给那位卖佛珠的先生,四百是之前你承诺给我们的。还有六百是算命的费用,因为你加塞,要多加两百块,拿来吧!”

    这陈桥这时候苦着个脸,也不说什么钱不钱的了,慌忙就要掏钱包,谁知道钱包里也就一千多。栓子见状,都给他拿过来了。

    栓子咧着嘴把那一千多塞到怀里,这才施恩一般地说:“你有什么事,给咱们韩大师讲讲吧。”

    陈桥看看四周,韩诸见此,几个人便去了一处喝冷饮的小店。

    小县城里,冷饮店还不太流行的,主要是大家都没那消费习惯,除了个别谈情说爱的小男女们在这里装下逼格,其他人都不会来。

    几个人坐在那里,各自要了一杯冷饮,陈桥看看周围,这才神秘兮兮地道:

    “大师啊,最近几天,我总是浑身不自在,晚上做恶梦,都是墓地啊妖怪啊什么的,白天出冷汗,老觉得凉嗖嗖的。前天我正走着,差点被一个车撞到。昨天我刚进门,家里一个柜子倒了,差点砸到我。今天早上就更别提了,好好的煤气罐不知道怎么自己冒起了气儿,幸好我醒得早,赶紧去关了,要不然就了不得啊!”

    韩诸喝着一杯凉白开,静静地听他讲。

    其实刚才见到这个人,她就感觉到此人身上有一股尸气。

    这陈桥说到这里,越发地害怕,压低声音道:“我有朋友说了,这可能是撞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大师能不能帮我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韩诸低头继续喝着那凉白开,却是不曾言语。

    陈桥一见这情景,忙道:“大师,我这几天才听说,您算命算得很准,而且前些天后街出车祸,您还阻止了那位师傅去后街,这才让他逃过一劫!您如今大人有大量,就帮我看看吧!”

    其实这陈桥已经找过其他摆摊算命的,无奈那些算命的拿着纸笔比划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无奈,只好来找这个传说中比较灵的女孩了。

    韩诸笑了下,目光落到了陈桥的手上。

    他手上带着一个菩提手链。

    那股浓重的尸气就是从这个手链上散发出来,然后将这个陈桥笼罩住。

    此时自己和这陈桥距离得近,甚至也能感觉到这扑面而来的尸气了。

    陈桥见韩诸盯着自己的手链瞧,忙道:“莫非大师喜欢这个?那给你,这个给你!”说着就摘了下来。

    待陈桥摘下来后,韩诸握在手里,不由沉吟道:

    “这个手链你从哪里得来的?戴在身上多久了?”

    这陈桥也没多想,回忆了一番,恍然,瞪大了眼睛,惊惧地望着这手链。

    “大师,大师您的意思是这手链有问题?”

    韩诸笑道:“你的噩梦,是不是从戴上这个手链开始的?”

    冷饮店里的空调是很足的,可是陈桥却是出了一头的冷汗,惨白着脸,他越发恐惧地望着那手链。

    “是……这么一想,好像是的。那天我去市里朋友古玩店里看东西,正好有人来卖这个,说是一个越南法师的玩意儿,戴了20年呢。我就买过来了,价格也便宜,才三千多。”

    韩诸捏着那手链,淡声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位法师怕是长期出入养尸之地,于是这手链上便沾染了尸气。法师自然是不惧怕这些的,可是寻常人,如你者——”

    她望着这陈桥,吐字如珠:“你怕是无法抵抗着尸气。再继续戴下去,命可能都没了。”

    陈桥简直要哭了,此时恨不得抬起屁股离那手链远远的。

    “大,大师,我不要这手链了,我马上就扔了,你看我扔了是不是就没事了?”

    韩诸摇了摇头:“就算你扔了,身上也沾染了许多尸气,怕是一时半会这气运也好不了。”

    陈桥实在是怕了,当下几乎要跪在那里了。

    “大师,救命啊!您看看我该怎么办?花多钱我都愿意的!您要什么都可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天天梦里都是尸体,连睡觉都不敢睡了已经!他是几乎要崩溃了!

    韩诸低头不语。其实消除这尸气的办法她自然是会的。

    韩诸的师父乃是一代大师,玄学造诣非凡,在这“山”之道也颇有一些研究的。

    是以对于韩诸来说,要想化解这尸气倒是易如反掌。

    只是她自然不会贸然出手,是要对方付出一些代价的。

    栓子和韩诸相处了这么久,哪里能看不出韩诸的意思呢,

    当下他就从旁肃着脸说:“这个要想消除,需要折损自己的福寿,需要本身很大的法力,一般人是干不了的。我们大师也不会轻易帮人做这个的。”

    陈桥听了这话,两腿一软,一下子就扑倒在那里了。

    “大师,救命,您就救救我吧,要多钱都行!”他跪在那里,连声哀求。

    一旁的服务员是个扎两个辫子的女孩,约莫二十岁,看到这一番情景,眼睛都瞪大了。

    这,怎么跟拍电视一样呢?

    韩诸抬眸,扫了眼栓子,栓子顿时明白她的意思了。

    “我们大师是仁义慈善之人,多了也不给你要,就要你十万元吧。这还是看在以前算是打过交道的份上,给你个友情价!”

    栓子其实是狮子大开口,想着看看陈桥的反应,谁知道这陈桥这几天已经被手链折磨得简直活不下去了,一听了这个,赶紧答应下来。

    “十万,十万好啊,我这就去取,咱们这就去银行!”

    韩诸倒是不怕他赖账了,于是自己收了那手链,却让陈桥先去买点朱砂,并找一块桃木板来,又吩咐栓子去买来桑枝一钱半、艾叶一钱半、菖蒲一钱半、雄黄五厘。

    陈桥听她说得有模有样,自然慌忙去照办了。

    待一起置办齐全了,韩诸却不着急,说这种符咒最好是选在晚上十一点至凌晨一点之间,因为这段时间阴气较盛,灵气最足,是最适宜绘制符咒的。

    陈桥此时几乎是一刻都等不及了,可是看韩诸这么说,只好苦着脸等着。可是他却根本不敢离开韩诸了,就这么紧紧跟在屁股后面。

    没奈何,韩诸只好带着他回家,让他也跟着蹭了一顿饭。

    这一晚上很快过去了,也没出什么意外,陈桥松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的女孩纯净的面容,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韩诸开始绘制灵符了。这灵符的绘制是需要咒语的,当下她沾着朱砂,一边默默地念着咒语,一边将在桃木板上绘制出一个符咒的图形。

    这时候方秀萍已经按照韩诸的吩咐将桑枝、菖蒲、艾叶煎煮过了,于是韩诸便让拿过这汤水,让陈桥合着雄黄朱砂并服下。

    眼看着陈桥咕咚咕咚喝完了,韩诸将符咒递给了陈桥。

    “拿着这个,回家去吧,随身携带,三天之后,你身上的尸气就解了,到时候烧掉即可。”

    陈桥接着那物,可是却还是有些怕,不敢回家。

    一闭上眼睛就梦到可怕狰狞的东西,这罪实在是没法受,而且谁也帮不了自己!

    他战战兢兢地道:“要不然,要不然我在你家睡吧,可以吗?我挨着你!”

    只有在这个韩大师面前,他才安心。

    栓子从旁,彻底无语了,上前道:“喂,你什么意思啊!”

    陈桥赶紧摇头:“我,我没其他意思,我就是不敢离开韩大师!”

    韩诸笑了:“好。不过我家也没闲地儿,你去栓子屋里打地铺吧!”

    陈桥见自己可以留在这里,赶紧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好好好!”

    只要让他留在这里,就算睡在茅坑里他都高兴啊!

    于是当晚陈桥就在杂物间打地铺,栓子虽然不高兴这么个小破杂物间还有人和自己共享,不过到底是没啥心思的,当下拿起自己那个什么《三世因果经》在那里念起来。

    陈桥看了他手中的经书,眼前一亮:“伙计,这是什么好东西,给我也念一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