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绯闻影后翻身记 > 第33章 番外陈屿

第33章 番外陈屿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wxs.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早晨第一缕阳光绕进来的时候,隔着窗帘的白光,陈屿慢慢醒过来。

    他眯着眼适应了一会光线,从床上爬起来。穿着拖鞋刷牙洗脸,拉开的冰箱还有半袋山如上次买的切片面包。拉出来热了热便是早餐了。

    他不是一个对生活有多么大热情的人,反而更喜欢平静。每天的上过就是这样,吃了饭便在画室待上一整天,放空了大脑跟思维为伴,有享受也有静谧。

    山如跟他说,你需要找一个女朋友啊,这样过生活感觉像将就。

    这世界上不固执的人一定极少,所以他也固执地并没有谁说了他就觉得合理了。以前在cg界都还说他是基佬。

    陈屿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基佬,他也曾喜欢过别人,也会有男人的冲动,他也不是怕了,就觉得争吵取闹总是很烦,还不如一个人在画室里跟自己的价值为伴。

    第一次喜欢的人是在高中的时候,隔壁班的班花,没有过恋爱的毛头小子,当然会有很多种关于爱情的意向,温柔的绵软的女孩…

    班花是个眼睛很大,说话声音总是很小很温柔的女生,那会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女神,陈屿的哥们就曾夹带这黄色臆想跟他讲所有的春梦。毫无特例,陈屿当然也在青春萌动的时候有过那样的经历。像是长大了的男人之前的秘密,有种刺激,也有种渴望。

    所以他在网上看了各种言情小说,用着中二却又特别招女生喜欢的方式将班花追到了手。

    第一次拥抱的时候感觉特幸福,所以这就是爱情了吗?满脑子都是同一个人,想她。

    当然也有甜蜜的时期,可惜过去的也快,在班花有意无意跟他闹小脾气的时候,他有些烦躁了。他不知道她生气的原因,而他有一度烦躁,他觉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他想他不适合谈恋爱。于是这样一段最初尝试的爱情无疾而终。

    在国外的时候他也曾参加一些派对,约个女伴,却再也不太想谈恋爱。陈屿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无性恋者,可来自男人本能的冲动告诉他,不过就是性子矫情,怕麻烦。

    舒赫取笑他,给他介绍无数的女生,各式各样,妄图唤醒他沉睡的青春。

    说起舒赫,那也是他排斥谈恋爱的另一个原因,舒赫有个青春时期特别爱的女孩,家庭原因两人分离。他亲眼看着他跟家里闹,一个人在国外打拼,夜深人静的时候暗自落泪,他懂深情,却不懂为何一个男人多久都忘不掉一个人,就像是刚分开一样。

    舒赫的经历是压抑的,他看着他两歇斯底里的爱情,像是绝望的毒药又自得其乐。而陈屿只能看到他们的疲累。他觉得麻烦,觉得心累,如果爱情都是这样纠缠,那他宁愿一个人。

    “你有这么多的要求,不过是因为你没有遇到爱的人。”舒赫曾这样说他。

    陈屿当然不会怀疑这句话的真假,只是爱的人也不过是一个假设,也许你会爱上无数的人,也许一个都没有。因为大多人宁愿在不合适里磨合,陈屿不愿意给生活填麻烦,也许遇到爱的人什么都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来说,还都是问题,因为他没有遇到。

    画笔在画布上不小心失了衡,陈屿挫败地用手指抚着额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用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掩饰自己不愿意面对的现实。

    山如不是一个很出彩的女生,她的性格有点淡淡的闷,总是将事藏在心里,也许这一刻看着你眼里明媚,下一刻你便能看到一片清凉。她是个聪明的能很好调整自己心态的女性,他其实不用太担心她。

    陈屿不喜欢压抑的生活,所以他不会喜欢山如这样的女生,即使她美丽又温婉。他觉得人不能消极,所以总是更趋向于热烈的生活,他以为他就算喜欢也一定是一个开朗内心充满阳光的女孩,而不是山如这样背负着过去时刻纠结着内心自我救赎的女生。

    山呈说,少年时的山如就跟他想的一样。陈屿笑言,那真是不巧,我没有遇到。

    不牵扯爱情,他反而作为一个男人更愿意去承担他的责任,所以他心疼山如,也愿意帮山呈去照顾她。看着她好,他反而会舒心。

    陈屿不愿意去承认除了这以外的感情,他不太想打破生活的平静。只是烦躁却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生活里。

    陈屿一直觉得自己一定会是生活的主宰者,却无意间发现早成了别人生活里的炮灰配角,这样的现实他不太想承认,所以更想快点脱身。

    起身撤掉画布,又去帮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竟然已经十一点了,阳光已经从满室落在窗脚下。一早上的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他并不能很好地勾勒出脑海里的大千世界,他心乱。

    山如的感情是混沌的,她不是说跟那个人扯清了关系,而是她并不愿意去考虑这个问题。就好像你问她吃什么饭?她说现在不是吃饭时间。山如的经历更让陈屿觉得感情这个事一定是上帝扔下来的毒药,要么欲仙欲死,要么求生不得。他不想中毒。

    陈屿嘴角扯出笑,这种自命清高自欺欺人的方式,还真的有些像他。他其实跟山如没有什么区别吧?

    看着眼前洁白的画布实在无从下笔,烦躁地点点额头,准备去吃饭。

    第一次见山如还是在她休养的时候,朋友的妹妹,总是颇感亲切。她脾气很好。只是休养那段时间整个人木木的,像是随时惊慌的小鹿。相处时间久了竟有些奇怪的习惯,被很多人误会他两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第一次听到,陈屿不禁笑。因为他比较放心自己反而更能自在地跟她相处,他也知道他们彼此之间并不会有别的感情出现。

    因为无条件的信任毫无芥蒂,竟然有些变本加厉的依赖。

    陈屿烦躁自己总是时不时想跟着她,本来觉得自己是个沉稳的人,却有时候不受控制地在她面前像个贫嘴的毛头小子。

    她今天又是在剧组度过的吧?

    拿了钥匙出门去吃饭,掏出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问下,又收了回去,她最近频频发生这么多事,总是让周围的人想小心翼翼,她明明是个连周围的空气都让人觉得压抑的女生,为什么他还像是飞蛾扑火一样,这根本不科学啊?

    餐厅里人不是很多,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窗外是休闲广场。

    等待的期间,他烦躁地翻了两眼没什么新意的新闻,将手机扔桌子上。往后靠了靠,想梳理一下情绪。

    窗外刚好有一对小情侣貌似在吵架,女孩子一边哭一边指责着,男孩子就站一边皱着眉头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

    陈屿一下子想到了高中时的自己,他跟班花分手估计当时就是这样的表情,他坐直了身子,微睁眼看着窗外那两个人。既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男女并不相通,为什么还一遍又一遍去寻找契合的爱情,也许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吧?所以才会在一遍遍的争吵里去忍让磨合,这算是爱情吗?其实,爱情从来都没有个定义,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想,生活并没有标准。也许这种模式在你这里是烦躁,在别人那里就算是真爱吧?

    舒赫曾跟他说,当你遇到你爱的人,什么都是可以纵容的。那时候你并不会觉得烦躁。

    陈屿并不知道他会不会烦躁山如,他只烦躁自己为什么对于一个完全不符合自己标准的人思来想去。

    他有些嘲讽地勾起嘴角,真是作死的一段经历。因为即使他承认了他对她的感情,估计也不会有结果。他对于没把握的事,并不想去尝试,就只能试图去控制自己,反而有些难。

    陈屿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的人,并不想去拥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是有些苦恼被这种情绪干扰。

    下午又坐在画室,洗了澡,又洗了三次手,还是瞪着画布无从下手。

    他烦躁地闭了眼,放空大脑有些自暴自弃地扔了画笔靠下来。

    其实并不是空无一物,他大脑里是有人影的,却不是他想要完成的那个任务。

    在国外时候老师说他的画是空灵感,像是没有任何经历的纯净少年,而舒赫的画却是轰轰烈烈浓艳的妖娆女郎。他两是很明显的对比。他还总嘲笑舒赫心不静,太执拗,太隐忍。

    现在他也不静,拿起笔,本能地在画布上涂涂抹抹,完全没有一个目标地随意发挥,他甚至近乎于闭上了眼。

    上完色的画是个女人的侧影,他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意浓烈的画风,唇色近乎艳紫,微合的眼角是浓烈的墨色,却有一滴泪坠在眼角。

    陈屿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经不受控制地画了一个裸女。而他并不敢看她画的是谁。画布上的发丝缠绕在胸口,妖娆地像是燃烧的火焰。

    他眯着眼,心跳竟跳的非常快,控制不住地抚上胸口,迅速地用白布遮住了那张画。

    陈屿站立在窗边直到暮色降临,他才叹了口气,果然他并不是一个能逃过的万圣者。他只是一个普通人。